宜宾一命案嫌疑人逃亡13年后自首!详细犯罪过程和逃亡之路……

国内新闻 阅读(1071)

原标题:宜宾凶杀案犯罪嫌疑人在逃13年后自首!犯罪过程和逃跑方式的细节.“关心”宜宾一名男子13年前开始了他13年的逃亡生涯,当时他因酒醉受伤身亡,他的同事“在家人的陪同下”向高县公安局沙河派出所自首,但我没想到的是“他自首了”。他说了这些话.

犯罪嫌疑人陈某说

应该是13年前了。那时,夏天我在一个建筑工地工作。晚上,我的同事陈说天很热,叫我和另一个同事一起喝酒。在谈话中,我又喝了几杯,每个人都有点醉了。

另一个同事担心他明天不能起床,因为他喝醉了,说他不会喝酒。那时,陈先生可能觉得他对这酒不满意,只好再喝一杯。这两个人为此事争吵。另一个同事直接走了。陈先生想出去,拿着一瓶酒去追他的同事,但没追上,在门口摔倒了。

我看见陈喝醉了,想拉他起来。谁知道当我拉他的时候,他用瓶子敲我的头。我被击倒后,我的心在燃烧。那时我年轻又冲动。我不假思索地抓起身边的东西。我还敲了敲陈先生的头。我忘了当时我拿什么打了他。不管怎样,我只是认为我被打败了,必须把它还给他。

被我撞倒的陈先生,直接倒在地上。那时我不在乎他,直接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我骑马回到了我的家乡四川。

在家里呆了几天后,我接到同事的电话,说陈先生已被送往医院抢救,已经死亡。当我听到那件事时,我非常害怕。我不想被抓住。那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快跑!先跑出去,只要不被抓到,怎么可能!然后我对妻子撒谎说我出去的时候有事要做。然后我从她那里拿走了数百美元,离开了房子,开始了逃避的生活.

逃离后,我住在宜宾市一间租来的房子里。在那段时间里,我很难没有任何娱乐。我每天都呆在黑暗的租来的房子里。我压力很大,很紧张。我觉得自己随时都会被抓住,甚至晚上都不会睡觉。就这样,我忍受了身体上的饥饿和精神上的折磨。半年后,当我快要没钱的时候,我想起我年轻的时候在成都工作过一段时间,应该能找到一份赚钱的工作,所以我决定在成都找份工作。

当我第一次来到成都的时候,我没有钱吃饭、喝酒或睡觉。为了生存,我每天捡垃圾,睡在天桥上,睡在街上。我知道我不能这样生活,我才30出头。在路上捡垃圾还是有点显眼,所以我决定去建筑工地工作。为了顺利找到工作,我化名为刘谋,每天都在劳动力市场工作。幸运的是,成都是一个大城市。没过多久,我就找到了我逃亡生涯中的第一份工作:在建筑工地做些小工作,搬运砖块和水泥。如你所知,我在逃亡期间不敢找到任何正经的工作。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建筑工地上做临时工作。

后来,我到处工作。我先后去过成都、简阳、南充等城市。一般来说,我在郊区建筑工地工作。我住在建筑工地的宿舍或棚户区。在电话号码实名制之后,我甚至不敢使用我的手机,甚至不敢联系我的家人。

因为我特别后悔以前杀了喝醉的人,我害怕我再次喝醉时会说出这个“秘密”,所以我决定戒烟戒酒。我不仅戒烟戒酒,而且这些年来我在户外从头到脚都变了很多。我过去个性张扬。逃离后,我不敢惹任何事,甚至因为内疚和恐惧而大声说话。

我曾经在一个建筑工地工作了大约一周。我不敢向老板要钱,所以我不得不离开。在被殴打和责骂之后,他不敢说一句话,因为害怕别人会报警。就这样,我度过了13年的苦难。现在我想起来了,青春是浪费的,时间是浪费的。我只想重新开始。如果可以,我会过上好日子!

事实上,一年多前我就有了自首的想法。当时,我在工人的手机上看到了一条消息,那个逃跑了十多年的逃犯已经被抓了。那时,我真的认为自首更好。然而,在考虑了一整夜之后,我选择了一天接着一天地躲起来。去年12月底,我和一名同事在手机上看到了这条新闻,还看到了另一条新闻,2007年在贵州遇害的逃犯自首了。我当时认为他在2007年犯了和我一样的错误,而且那个人比我大。他敢于投降。我害怕什么?那时,我决定自首。

在确定了我的想法后,我继续在成都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我以为是元旦。我已经十多年没回家了。既然我决定自首,我想回我的家乡看看我的父亲和我的妻子和孩子。

带着这个想法,我在12月28日从成都开着一辆黑色的车去了我的家乡沙河。我曾经熟悉的亲戚和邻居很惊讶地说:“这么多年没有你的消息了,但我以为你的孩子已经被抓了!”听到这些话后,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然后我开始询问我父亲的消息,但是亲戚告诉我父亲几年前去世了。让我去坟墓里表达我的敬意。

这真的很有趣,我不知道我父亲的坟墓在哪里,而且我不好意思联系我在家里的哥哥询问。俗话说,“老百姓爱他们的孩子”。我是家里最大的。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父亲非常爱我,但最终他甚至不能放弃他的晚年。这真令人难过。

后来,我打听了许多事情,终于得到了我妻子和孩子的地址。我一直在寻找答案。谁知道我的儿女们对我冷淡,我的妻子在漫长的等待中已经对我失去了期望。然而,血浓于水,我的家人终于接受了我。我们一起度过了13年来最快乐的日子。我知道我会面对近年来我最害怕的事情。

春节过后,我告诉家人我打算自首,他们都劝我尽快自首以获得宽大处理。老人的儿子死了,孩子们和女人们也看到了他,我的家人也支持我自首。我不能再逃跑了。说对不起并不可惜,但我只是为我的家庭感到羞耻。

当我离家出走时,我的小女儿只有七个月大,而我的儿子才十几岁。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对我没有感觉,我接受了他们。当我进去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点出来弥补我的家庭。不管法庭怎么审判我,至少我现在感觉自己像个人了。

2020年3月4日,陈某被案件发生地公安机关带回羁押。等待他的是监狱里的法律审判和反思……

来源:高县公安

编者:张莉责任编辑:陈鸿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