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定点医院 疫情期间经历了什么?|疫情|新冠肺炎

国内新闻 阅读(1310)

独家调查,疫情期间在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指定医院发生了什么?

进入三月下旬,春天来了好消息。3月19日,武汉新确诊和疑似病例首次达到双零。3月22日,武汉尚超恢复了对居民的有序开放。从25日起,全市117条公交线路恢复运营。从28日起,地铁轨道将恢复运营。4月8日,整个武汉市也将解除对韩至湖北通道的管制措施。随着春天的到来,武汉正在逐渐展开。

3月25日上午8: 00,协和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重新开放了对非新诊断肺炎患者长达63天的暂停治疗。疫情期间,红辉医院暂时成为新诊断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它也是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指定医院。六天前,这里所有剩余的新加冕病人都被转移了。经过几天的清洗和消毒,红十字医院于25日对普通病人重新开放。

虽然诊所正常开放,但与过去不同,医院在诊所外设立了临时分诊台。只有体温低于37.3℃的患者才能进入门诊大厅,进入正常的门诊流程。

在诊断的第一天,医院开设了13个科室,包括急诊科、呼吸科、心血管科、神经内科、普通外科、骨科、血液透析科、放射科等。

3月19日,红十字医院送走了最后一位新加冕的病人。在这里工作了近100天的医生和护士终于有了几天的假期。从疫情爆发到现在,这家医院在过去的100天里,由于疫情的突然爆发,几乎已经倒塌。它今天以顽强的抵抗和毅力获得了新生。

1

遭遇战

一人一夜看131个病人

协和武汉红十字医院成立于1917年,至今已有103年的历史,隶属江汉区卫生委员会,是一所综合性二级甲等医院。它有27个部门,400多名员工和500多张病床。所有的医疗、行政和后勤部门都在一栋大楼里,周围有许多3A医院。

大约100天前,医院开始发现第一例特殊肺炎。

当时没人预料到这意味着什么。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来自同一个地方的类似疾病患者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了。

在红十字医院医务人员的集体记忆中,自2020年1月1日以来,特殊肺炎患者的数量呈指数级增长。传染科李冯回忆说,1月3日,他们的接待时间从上午8时延长到下午5时30分至晚上10时。1月10日,接待时间变成24小时不间断。“一天晚?希铱戳?131个病人,”传染科的李冯回忆道。在这个阶段,病人每天24小时住院。

24小时前改造的指定医院

呼吸科原来只有40张病床。1月7日,红十字医院连夜将二楼体检中心改造成呼吸科第二病房,增加30张床位。第二天,所有的床都被占满了。

去年6月,35岁的海归医生和神经学家熊念成为新的院长。上任仅半年,他就患上了新流行的肺炎。

熊院长:当时我们不知道,也不知道当时有多少病人。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发现如果病人太多,我们会再次与3号病房和4号病房沟通。

面对快速增长的患者数量,1月7日至22日,红辉医院增设了3个和4个呼吸病房,将患者容量增加到120张病床。1月21日,当医院在讨论如何继续挤出空间开设呼吸科第五病房时,红学会医院接到上级单位通知,从22日起,红学会医院、武汉市第七医院、汉口医院等7家二级医院成为首批新发肺炎定点医院。这意味着这个普通区属于综合医院,需要在一天一夜内转变为传染病临时定点医院。

熊校长:那时候,有更多的t

熊院长:我们过去是标准的二级甲等医院。医院的过程已经形成很长时间了。医院的性质改变后,所有的过程都被重建了。

成为指定医院后,第一天就有1700人入住。

1月21日,新皇冠肺炎人际传播的消息发布,患者没有给红十字医院留下更多时间。

1月22日,武汉其他非定点医院的发热门诊关闭,而成为定点医院的洪辉医院停止了对除新科患者以外的所有患者的照顾,发热人群涌入洪辉医院。

红十字医院的门诊和急诊大厅加起来不到800平方米,成为定点医院后第一天达到1700平方米,第二天达到2400平方米。

卢锡军在急诊部工作了十年。红十字医院成为指定医院三天后,他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战场。“当时,你没有下班的概念。那时,你觉得生活不是你的感觉。”鲁医生说。

急诊部的急诊室有五张床,最多有50个病人躺在里面。那时候,急诊科护士陈楚楚一天就注射了400多针。病人被安置在他们工作的诊室、输液室和走廊里,他们可以躺和坐的任何地方。

1月24日,除夕夜,卢锡军从早上8: 00忙到凌晨4: 00,最后忍不住要吃饭。他突然发现自己哭了,无法停止。

从1月22日到1月24日,红十字医院在三天内接纳了5800多人。他们仍然不知道一次活一分钟需要多长时间。

2

援军

1月25日,新年的第一天,红十字医院的门诊仍然人满为患。下午5点,熊念院长接到通知,第一批来自四川省湖北省医疗救护队的138名医务人员将很快抵达武汉,协助红十字会医院。“我们将被消灭,突然一个援军来了。”

"我们终于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

这138个人无疑是对红十字医院的及时帮助。用熊院长的话来说,如果这138个人晚来两天,整个医院都会垮掉。1月25日,新年第一天,下午19: 30,由138人组成的四川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天河机场。1月26日上午,他们进行了岗前培训。下午1点,四川医疗队进入红十字医院。当时,有35名医务人员受到感染,近800名病人在排队等候床位。

四川省急救湖北医疗队,四川省人民医院危重病医学科主任黄晓波和同事们在医院里走来走去。尽管他们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他们发现他们所面临的困难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停止48小时,但我们不是逃兵

“这不是一个合格的传染病医院!”黄晓波在接受总部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继续保持当时的治疗条件,所有患者,无论是否感染,都会被感染,所有医务人员最终都会被感染。”。

区域属于协和红十字医院,只有一栋连体建筑,建筑面积超过2300平方米。所有的医疗程序、材料商店甚至后备餐厅都集中在这个U形建筑里。此时,整栋建筑没有净土,全被污染了。1月21日,在临时宣布成为指定医院后,红十字医院的临终关怀部只有一个晚上来进行翻修,这受到建筑本身结构的限制。清洁区、潜在污染区和已经建立的污染区之间的界限不明确。此外,当时医院允许陪护人员、病人、医务人员和家属在大楼内走动,这导致了整个医院的危机。

四川医疗队在对医院现状进行调查后,建议红十字医院立即停止诊断,立即重建医院感知过程,对现有发热患者进行筛查和分类,重建医疗秩序。然而,实施这一提议并不容易。在医院门口,仍然有长长的病人队伍

那天晚上,为了替换筋疲力尽的红十字会医务人员,四川增援部队开始陆续进入病房顶部的12小时夜班。另一方面,对于医院是否可以停止诊断和改革,仍有激烈的讨论。

最后,江汉区政府批准红十字医院从1月27日下午5: 00起暂停体检48小时,以恢复医疗秩序。在战斗开始时,首先需要改革的是优化医院的感知过程。

原来在谢赫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大楼里,每层都混有门诊部和病房,整个医院都是污染区。

红十字医院成为指定医院后,进行了改革,将医院分为洁净区、潜在污染区和污染区,并建立了切换渠道,方便医务人员进出污染区,减少交叉感染。

此外,红十字医院优化了各种医疗环节的流程:

1。停止接受新的病人,对于已经住院并需要每天输血的病人,治疗过程将会一直顺利。

2 .根据核酸检测结果对患者进行分类,并进行诊断和治疗。对住院的380例发热患者进行核酸检测,然后将阳性、疑似和阴性患者分成不同的病房进行治疗。

3 .100多张病床被迅速腾出,用于治疗更有需要的病人。

与此同时,江汉区已经开始对患者实施社区网格化管理。发热病人先去社区医院进行初步诊断和治疗,然后再由社区转诊到红辉医院。

1名患者感染了8名医务人员?重症监护室必须重建!

在暂停期间还有另一项更复杂的任务,那就是重建重症监护室。

红辉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是根据普通二级医院的医疗需要设置的。在一个大房间里,十张床分布在护士工作站周围。

1月5日,一位姓彭的危重病人来到这里。当医务人员最初判断他是高度疑似病人时,他们立即给他戴上了面具。然而,红十字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没有负压隔离病房,其他传染病医院也缺乏床位。直到病人在5号病床上躺了三天,他才被转移。在成为指定医院之前,是这个病人感染了重症医学科的8名医务人员。

在四川医疗队看来,这样的重症监护室对于医护人员和其他病人来说简直是在病毒中划线,必须废弃和重建。

洪辉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勇说传染病医院需要负压病房,但目前没有这种情况。在改造方面,将原来的呼吸病房全部改造成重症监护室,增加了一个9层的重症监护室,减轻了危重病人的住院困难,所有病房均改为单间和双人间,避免了医务人员内部感染的风险,最大限度地降低了风险。

半天来,红十字医院在四川医疗队的帮助下,把两个普通病房变成了两个重症监护室。原四人病房改为二人病房,原二人病房改为单间,可容纳36名危重病人。然而,空间的可用性并不意味着重症监护室将完成。

重症监护室硬件是一个方面,软件也很重要。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罗教授也是被网民转变为“王炸”军的医疗队之一。在这场战争中,华西医院从呼吸科、重症医学科、感染科和医院感染科派出了首批21名精英人员。为了弥补特殊时期临时重症监护室硬件的不足,他们将从软件层面上考虑如何管理医疗团队。

在这场疫情中,有许多医疗队协助湖北。为了便于管理,外国医疗队通常单独接管某个病房。然而,面对红十字会医院缺乏治疗传染病的经验和医务人员极度疲劳的情况,同时也是医疗队临时党委书记的罗进行了创新

1月28日,第三天,第一支四川至湖北医疗救援队抵达武汉,来自四川省的第二支医疗救援队的150人抵达红十字医院。到目前为止,四川陆军医疗队的288名成员已经与仍在红十字医院战斗的430多名医务人员汇合。接下来,他们将共同抗击这一流行病。

3

肩并肩

重新开放:这是第一次实现“病床等待”

1月29日下午5: 00,经过两天48小时的停留,红楼医院在整个医院改革后重新开放门诊。

这一天,为了进一步缓解发热病人的治疗难题,武汉市继续征用同济、谢赫等14家医院作为定点医院。截至2月2日,武汉已分五批征用51家综合医院,并将其改造为发热和新诊断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随后,随着武汉市四类人员的分类和隔离,霍申山、雷神山、收容所医院和隔离酒店的逐步开业,红楼医院逐渐进入了平静的医疗状态。

2月12日,在四川医疗队的支持下,第18天,红十字医院第一次意识到了等待病床。曾经挤满病人的发热门诊和急诊大厅被废弃了,13个病房成了医院最繁忙的地方。

我怎样才能救他?一人一策治疗方案

在治疗过程中,医护人员更加注重个案的治疗,更加注重流行期间的临床研究和经验总结。

2月2日,四川医疗队进入红十字医院的第8天,教授带头广泛听取了医疗队专家的意见,形成《四川医疗队-协和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病人诊治流程(试行)》。本流程以卫生与健康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的通知》为基础,结合武汉红十字医院联合医学院的具体情况,对不同病房、不同层次患者的分类、治疗和治疗流程提出建议。

在红十字医院的每个病房和科室里,除了288名四川医疗队成员外,还有来自陕西、上海、北京和河北的146名医疗救援人员陆续来到这里并肩工作。

3月14日,从红辉医院停止治疗普通患者,只接纳新诊断为肺炎的患者到现在已经52天了。这一天,武汉又出现了4例新病例,仍在接受治疗的人数降至9376人。根据疫情的发展,武汉市开始逐步腾出定点医院,将现有的患者从每家医院转移到霍申山等几家医院。红十字医院接到指示,从今天开始将病人一个接一个地转移,为医疗服务重新向社会开放做准备。

在重症监护室,很难转移几名重病患者,包括一名卧床多年的百岁老人,以及佩戴呼吸机或ECMO的重症患者。如何将他们安全转移到其他医院是目前重症监护室工作的重点。穿着ECMO的病人在黄晓波的转移和对接工作尚未完成。他需要在开始手术前弄清楚整个转移过程。

再见,同志们

3月17日,第一批49人支援湖北医疗队,共有3787人在完成对湖北的援助任务后开始分批离开武汉,踏上归途。

3月19日,红十字医院转移了最后几名病人,结束了抗击疫情的特殊使命。

张红色社会医院呼吸科护士长回到7楼重症监护室,送走了最后一个值班的医务人员。张下班了。从去年12月17日张的呼吸科接到第一例新诊断的肺炎时起,他们已经坚持了93天。

这一天,第一次帮助湖北的四川医疗队成员和红十字医院的医务人员坐在一起。他们重温了并肩作战的难忘时刻,并讨论了未来进一步合作的计划。

第二天,四川医疗队的成员将离开武汉,但在未来,他们仍将并肩走在学科建设的道路上。

自1月24日起

全国各地的许多医务人员都来到了湖北

截至3月24日24:00

共有医务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