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为日本政府捏把汗

金融理财 阅读(707)

  2020-03-21 18:0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静说日本

  还记得北海道帅哥铃木直道吧?

  20多天前,他突然宣布北海道进入“紧急状态”,要求所有中小学校立即停课放假,停止一起大型活动,道民们不要外出,也不要聚会聚餐。

  虽然颁布这一“紧急状态”令没有法律依据,但是,这位38岁的年轻知事对北海道的道民们说了一句话掏心窝的话:“这是我作为知事对大家的拜托!出了问题,我来负责!”

  

  20多天过去,北海道的疫情控制得如何呢?到3月20日,北海道新冠病毒感染者从宣告“紧急事态”时的66人,增加到158人,平均每天只增加4个人,这对于一个拥有526万人口的地区来说,成绩单还是比较漂亮的。

  3月18日,铃木知事举行了一个记者会,说:第一,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集团感染的问题。第二,医疗机构没有出现崩溃的现象,因此宣布北海道解除“紧急状态”。但是,他警告道民:危险依然存在,希望大家继续做到尽量少外出,不聚会不聚餐。

  根据知事的这一指示,中小学校开始分年级上课,孩子们又回到了久违的学校。札幌街头,开始多了人流。

  与铃木知事宣布解除禁足令的同时,日本关西地区的两位知事,却打了一场口水战。

  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也是一位“70后”,1975年出生,今年45岁。他在19日会见记者时,呼吁在接下来的三连休的日子里,相邻的兵库县人不要跑到大阪来。

  

  他说:“我们需要请大家不要在大阪与兵库县之间往来”。

  吉村的理由是:兵库县已经出现了集团感染,根据政府的测算,如果疫情不控制住的话,大阪与兵库县在接下来的7天时间里,感染者人数将会增加到586人。如果再发展下去的话,下下周的7天时间里,感染者数会增加到3374人,其中重症感染者会达到227人,超过大阪府的医疗承受能力。

  吉村的这一番话,让兵库县知事井户敏三感觉很不高兴。他回应说:“这算什么话?论感染者数,大阪府不比我们兵库县少啊!”

  确实,19日这一天,大阪府累计感染者数是119人,兵库县是92人。

  那么,大阪府与兵库县,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打一个比方,就好比上海市与浙江省的关系。两地是相连的,但是,大阪府的人口是882万,兵库县的人口是547万,而且因为大阪府的大阪市,是整个关西地区的经济与商业中心,兵库县的人就喜欢往大阪跑,不仅购物,而且上班,因为大阪的大公司多。两地有多条城际铁路和地铁相连,一天往来人数是39万人。遇到假日,兵库人大多数是“挺进大阪城”,不只是为了看“大阪城的姑娘”,也吃大阪的美食。

  正因为如此,大阪府知事才惧怕兵库人民。

  但是问题是,吉村年纪轻,虽然是律师出身,也当过一期的国会议员,但在日本政界,属于资历较浅的地方行政长官。

  兵库县的井户知事可不一样,今年75岁,东京大学毕业后进入政府机关工作,一直当到副部长级。1996年,他出任兵库县副知事,2001年当选为知事,一直连选连任,掌控兵库县整整24年,是名副其实的“兵库诸侯”。

  

  井户知事与吉村知事,虽然管辖的地盘各有千秋,但是在政治上的势力,就好比特朗普与金正恩,两码事。

  岔开些说,这位井户知事对中国还挺友好,因为兵库县有一个港口城市——神户市,当年孙中山先生闹革命,常常到神户市避难。这一次武汉闹疫情,兵库县政府把战略储备口罩100万只,送给了中国。最近,兵库县人民开始骂他:“这100万只口罩如果不给中国,我们现在至少还能买到。”

  听了这骂话,我发誓,一定要想办法给兵库县政府捐1万只口罩过去。

  吵归吵,疫情还是需要防控。老一辈革命家井户先生也随后向县民们发出指示:没事别往大阪跑。

  最新调查,20日这一天,兵库县与大阪府之间的城际铁路的乘客量减少了30%。

  距离安倍首相呼吁全国公立中小学校停课放假,已经过去2周。日本的疫情到底发展到一个怎样的境地?

  日本政府的新型冠状病毒问题专家委员会于3月19日夜举行会议,对当前日本国内的新冠病毒的疫情进行了分析。

  会议认为,北海道地区由于实行了“紧急状态”,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令人担忧的状况还在继续。北海道以外的一部分地区,出现了疫情扩大的趋势,尤其是感染源不明的地区在增加。今后,如果这种状况继续下去的话,将会导致全国范围的大规模流行的爆发。

  

  专家会议认为,如果大多数国民和企业不严格控制人与人的过多接触,继续在密封的空间、人流密集地方聚集,并且进行近距离会话,那么发生集团性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就会很大,有可能导致疫情的急剧扩大。

  专家会议还建议政府,要把医疗资源迅速集中到救治重症感染者上来,最大限度减少死亡。对于轻症感染者,要采取在家隔离、电话问诊管理的方式。

  会议认为,应该继续取消和中止大型集会与举办各种活动。各个学校在4月初的春假结束后,也要根据各地的疫情状况,尽量避免集团性聚集与活动。

  会议发表的一份建议书称,不要对感染者与密切接触者、以及从事救护工作的医护人员产生任何的歧视与偏见。也不要去访问养老院等老年人聚集的设施,也尽量不要去访问老年人。

  确实,从数字上来说,日本与欧洲各国相比,控制得比较好,处于低速低空飞行的状态,全国一天就增加几十个感染者,而且同时一天也有几十人治愈出院,实际在医院里治疗的的感染者数,一直控制在1000人左右,所以像北海道这样的偏远地区,感染数全国最多,但是医疗体系都没有出现崩溃,这给日本社会以很大的信心。

  但是,日本的感染者死亡人数却不低。到20日为止,日本感染者累计是总数达到1728人,其中日本国内感染者为1016人、“钻石公主号”邮轮乘客与船员感染者为712人、从武汉回国人员感染者为14人。另有43人死亡(其中邮轮乘客死者7人)。

  这就意味着,包括邮轮上的乘客在内,日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是2.4%。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3月16日的统计,日本国内部分感染者的死亡率是2.96%,排在意大利、伊朗、中国、西班牙之后,名列世界第5高。

  

  那么,日本政府接到专家委员会的分析报告与建议书之后,如何指导下一阶段的日本抗击疫情的工作呢?

  安倍首相于20日晚主持了“新型冠状病毒对策本部会议”,根据前一天专家委员会的建议,认为国内的疫情处于平稳发展的状态,没有出现爆发性增长,因此同意一些疫情不严重地区的学校开始复课。

  安倍首相表示,根据目前全国的疫情发展状况,从四月的新学期开始,可以分阶段解除对全国中小学校停课放假的要求。文部省将会在下周制订出一份复课指南,按照疫情的严重程度,分为感染扩大区域、感染缩小区域、没有感染区域,分别制订出复课的计划书。

  不过他也强调,虽然日本国内的疫情依然在发展,此前实施的全国中小学校停课放假和取消、延期大型活动的措施具有一定的效果。如果不继续管控的话,有可能会出现疫情的爆发,因此,对于规模性的集会和大型活动,安倍首相继续呼吁国民和企业、机构慎重行事。如果一定要举办的话,一定要做好各项防止感染的工作。

  

  听了安倍首相的话,我心里是狠狠地揪了一下:难道日本见到一丝月光,就以为天亮了吗?

  我查阅了日本专家委员会的疫情分析报告,报告称,如果疫情控制不当的话,将会导致日本全国规模的爆发性蔓延,其扩散的速度会与欧洲同样,按照10万人地区的推算,一天将会出现5414名感染者,最终全国总人口的79.9%将会感染。另外,流行开始的第62天,重症病人将会达到1096人,超过地方城市能够救治的能力。

  这就是说,日本依然潜伏着巨大的疫情爆发性危险。日本在“不停工不停产,不关店不封城”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爆发,除了归功于日本完善而先进的医疗体系之外,还应归功于日本国民讲究卫生与强调自律的良好行为习惯。但是,如果允许立即恢复举行大规模集会,立即全面复课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开始为日本政府捏把汗!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