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 生化制药”——养猪业赢利新模式亟待深耕_吾谷网

热点专题 阅读(1794)

养猪是民生产业,国家不允许牟取暴利。在世贸组织15年保护期结束时,外国猪比饥饿的狼更凶猛。国家和各级政府给予了与养猪相关的补贴,但这些补贴被严重侵吞,使得“从大到强”变得困难。猪肉品牌建成后,成千上万的人挤在一座木桥上,无数的“人掉进了水里”。环保压力、人力资源压力、资金链压力等各种剑挂在脖子上!

当时,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不利因素都涌入了养猪业,看来铁猪农会被这颗“集束炸弹”变成一堆废铁。

这座山满是重水,但无路可逃,还有一个满是柳树和鲜花的村庄。让我们来看看这两个案例所描述的:方兴未艾、急需深入培育的“猪生化制药”盈利模式。

我从昆明投资促进局了解到,猪在生化制药中的应用,是昆明的一个重点农业投资项目,是云南省高新技术发展的方向。猪血曾被用于大规模生产油漆成分。现在,医药工业的发展为生猪产品的应用开辟了新的领域。例如,猪血和猪胆汁现在将被开发成具有极高价值的生化药品。

目前,相关生化制药厂商可以利用猪血提取医用无蛋白血清、血浆蛋白粉和血细胞蛋白粉、各种氨基酸、有价值的生物歧化酶、凝血酶、血红素、血肽等高附加值产品;猪脑可以提取宝贵的脑蛋白水解物,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转移因子可以从猪脾中提取,生产昂贵的抗病毒药物。

人血白蛋白(HSA)是人血浆中的一种蛋白质,可以运输脂肪酸、胆汁色素、氨基酸等。同时保持血液的正常渗透压。临床上,人血清白蛋白可用于治疗休克和烧伤,补充手术、意外或大出血引起的失血,也可用作血浆相容剂。

过去,大牲畜精确的基因组修饰只能通过冗长而沉重的克隆方法来实现,但现在这种方法将会改变。

张普民,北京蛋白质组研究中心副主任,和他的研究团队使用CRISPR/Cas9基因修饰工具在猪身上制造人白蛋白,这使得从大型动物身上生产生物医学产品或家畜品系成为可能。相关研究论文发表于2015年11月12日在线发布的《科学报告》。

研究人员试图在猪体内生产人白蛋白,但是因为猪白蛋白的生产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分离和纯化人白蛋白非常具有挑战性。

随着CRISPR/Cas9基因修饰工具的诞生,编辑基因组不再困难。张普民和他的团队使用基因修饰工具来编辑猪受精卵的基因组。他们将产生人白蛋白的基因代码(也称为敲入等位基因)插入产生猪白蛋白的基因区域。

为了让猪生产人白蛋白而不是猪白蛋白,通过基因编辑,研究人员将300个改良受精卵植入10头母猪体内。此后,5头猪怀孕,产下16头巴马仔猪。研究人员发现,所有16头小猪都有预期被敲入的基因,并且可以在它们的血液中检测到人白蛋白。然而,仔猪的人白蛋白含量是不同的。研究人员说,在进一步的繁殖实验中,发现敲入的人白蛋白基因是在这些小猪的后代中遗传的。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