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观|疫情带来行业洗牌,动漫大省广东如何“领军突围”?

热点专题 阅读(913)

新官肺炎的流行给文化产业的各个方面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去年,在《哪吒之魔童降世》这一惊人作品的推动下,中国动漫产业的总产值达到1941亿元。然而,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春节期间诸如《姜子牙》 《熊出没狂野大陆》等动画电影的取消,使生机勃勃的动画产业陷入混乱。

不仅电影院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喜羊羊、猪英雄、华强方等动漫知识产权主题公园相继关闭,也冲击了动漫衍生品行业。

然而,在线动画内容平台,如《迷失东隅》、《收集桑榆》、《腾讯动画》和《快看卡通》,在疫情期间出现了数据增长和长时间的高峰流量。网上订单和客户的增长无疑使具有“家”属性的第二产业看到了“有机的危险”。

很多业内人士预计,无论是生产模式、产品形式还是产业链,动漫产业的“云转型”都将是大势所趋,伴随着中小动漫企业的“洗牌”。疫情更像是这种转变的“催化剂”。对于传统的“动漫省”广东来说,动漫企业应该如何自救?政府需要如何行动?南方记者采访了动画行业的主要人物。

υ动漫产业链下游集体“感冒”,30%的企业可能面临重组

从2月下旬开始,随着新皇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很多动漫企业已经通过国内“云办公”恢复生产。从表面上看,被“立体墙”隔开的动画产业似乎比其他线下产业更容易度过难关。然而,根据广州动漫产业协会的调查,截至3月初,动漫生产企业的整体劳动报酬率仅为60%,此前许多订单不得不延长3个月至6个月。

“动画公司在制作过程中有很好的分工,对各方面的合作都有很高的要求,尤其是在制作的中后期。支持技术不成熟的小型和微型企业通过“云办公”恢复生产并不容易。广州动漫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广州大理动漫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在南方对记者说。

疫情给动漫产业带来了“生产困难”和“销售困难”。由于出版和物流行业受到疫情的影响,第一季度动画衍生品的销售大幅下降。然而,动漫大会的暂停对上游的动画制作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永盛动漫董事长、动漫品牌《猪猪侠》创始人顾指出,由于疫情,6月前在国内外举办的动漫展大多被推迟或取消,这将直接影响今年新动漫作品的销售速度。

“总体而言,疫情对动漫下游产业的影响大于对上游产业的影响。”朱指出,位于动漫产业链下游的玩具和旅游产业不能因为疫情而被忽视。

丰泰快乐世界和其他动画主题公园自一月底以来一直处于“休眠状态”。除了经营收入损失、经营成本压力和资本周转困难的直接影响之外,在疫情结束后,还需要在更长时间内消除游客的恐惧。顾表示,据保守估计,永盛动漫线下娱乐板块的经济损失将超过5000万元。

在朱看来,动漫产业新一轮的“洗牌”是不可避免的:近20-30%的动漫制作公司或工作室面临解散和合并的可能。与此同时,隔离造成的人才缺口也将延缓该行业的复苏。

"尽管如此,对动画的整体需求仍在增长。一些小微企业的消失可能会让更多的动漫人才流入大中型企业,对整个行业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朱对说道。与此同时,动漫产业似乎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点,许多动漫公司正在探索网上反馈的可能性。

data显示,在“第一杠杆”推出后的几周内

"人们呆在家里看卡通的时间更长。"朱注意到,在流行期间,互联网平台上的原创动漫资源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纷纷向动漫公司订购新作品,无形中给动漫公司带来了新的客户。许多动画公司也在加速开发适合网络传播的短片和在线电影。

"过去,电影院放映的动画电影长度相对较长,制作成本相对较高。启动至少需要1000万元。现在只有200-300万元足够拍网络电影。制作一部电影的原始成本现在可以是4-5英镑,利润也不一定比电影差。当市场投资减少时,这是一种选择。”朱对说:

一些动画公司也用这些商品进行现场播放。在艾曼的工作室里,《谷围南亭》的流行社区刺激了观众购买,同时降低了价格和礼品。动画衍生品的形式也将更多地从离线转向在线。

“网络游戏将成为动画衍生品的新增长点。”广东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成表示,目前“从头开始”的游戏开发成本巨大,10款游戏中只有1-2款有可能赚钱。然而,大量已经在市场上形成声誉的动画知识产权不仅可以降低游戏的开发成本,还可以为游戏带来更加稳定的市场回报。

行业内的许多大玩家都意识到,由于这种流行病,动漫产业从传统媒体向新媒体的转型过程已经加快。"可能需要3年时间才能在1年内完成转型."金城说。

永盛动画创建新的项目团队开发网络游戏和网络教育产品。“我们计划在儿童节上映的大型电影现在可能会变成网络剧。”顾补充道。

动画内容部分也因疫情而发生变化,其中“知识漫画”的流行最为突出。在疫情期间,广州尤曼文化在中国推出了第一部防疫知识卡通《未曾知晓的那一日》,在线点击率超过2亿。

广东省动画艺术家协会还与腾讯动画合作出版了四部卡通《魔道祖师》和企鹅妈妈防疫宣传插画,并与作者合作绘制了防疫插画和《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有趣有用的健康科普知识》插画等作品。

这些作品受到读者的欢迎。这表明动画不仅为市场提供娱乐,也为社会生产知识。”金城表示,“知识漫画”将在疫情结束后成为重要的卡通产品线。该协会还将积极指导该行业规划、编辑和创作知识漫画,以突出该行业的社会价值,并"促进公民生活所需的知识和技能"。

视点:动漫文化旅游的“两朵花”前景可期

疫情不仅影响了中国动漫产业的转型,而且受日本、韩国等出版发行传统动漫的大国疫情的影响,加速了传统阅读向网络阅读的转型。全球动漫产业链的创建和运作可能会通过互联网的连接产生更多的合作机会。广东作为中国动画大省,拥有最丰富的企业和人力资源。它应该抓住这一趋势,更快地加入国际动漫产业转型的浪潮。

疫情过后,动漫创意与文化旅游产业的融合将更加紧密。对于成熟的动画主题公园,如迪士尼乐园,线下公园的收入在总收入中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产品授权和在线销售。未来,动漫文化旅游产业需要重点发展和销售在线衍生产品,通过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等数字媒体技术开发“在线动漫天堂”,有效缓解疫情对线下旅游产业的影响。

观点:为了支持动漫产业,我们必须“救急济贫”

今年3月至5月是动漫产业复苏的关键时期。要加快动漫产业的复苏,政府必须参与市场的拯救。瓜的大多数动画制作公司或工作室

去年的《企鹅娘日常抗击肺炎小贴士》票房达到50亿元,这对动画电影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对市场投资的偏好也开始转向动画电影。然而,这种流行病让动画电影陷入了困境。由于影院需要很长的恢复期,尤其是春节动漫的积压,退货期将会延长,这将给动漫企业带来更大的现金流压力。

当然,这种流行病也会给动漫产业的盈利模式带来新的变化。在流行期间,作品主要是通过iQiyi和优酷平台购买的,成员的增长也会给行业带来好处。将来会有更多的动画像《我是大神仙》一样完全转移到平台上播放吗?无论是平台还是影院,新的变量可能会在疫情过后出现在市场上。这些因素都考验着动画公司的取舍。

[记者]杨毅?万萱

[规划]孙国盈

[统筹]李沛毕齐家

[海报设计]万萱

[通讯员]尹君杰

作者:杨毅;万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