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曾犯过的错,郭德纲也犯过!在相声界“捋活”不分主流非主流

社会新闻 阅读(897)

相声中有一幕让其他演员深感羞愧。这就是行话通常所说的“抚平生活”,也就是“抚平树叶”简而言之,这完全是剽窃。看到别人在一定的负担下做得很好,他强行复制并在表演中使用它,而没有得到他的同意。在过去,这就像抢劫别人的食物。这现在被称为侵犯版权。从古至今,乐在相声界生活频繁,屡禁不止。年前,马腾翔和他的搭档在《相声有新人》现场表演了传统的《报菜名》。最终,他没有遵循传统的表演风格,而是换上了目前流行的幽灵动物风格,伴随着神奇的音乐和奇怪的声音来刷新场景。然而,节目播出后不久,有报道称,马腾翔的幽灵版《报菜名》复制了由着名的UPC站长在B站编辑的幽灵版《报菜名》。由于证据确凿,马腾翔也在微博上公开道歉,并表示愿意购买这只幽灵动物《报菜名》的版权。有趣的是,《相声有新人》的召集人郭德纲曾经被抓到“抄袭门”。在2012年9月12日的“钢丝节”上,郭德纲和于谦搭档带来的新作《丝青年》也发现几乎所有的笑话材料都来自互联网。剽窃事件很快升级为网上的文字战。直到原作者来到郭德纲家门口,道歉信才姗姗来迟。16日,郭德纲宣布《丝青年》已经升级到2.0版本,所有原本涉及侵权的行李已经被移除。与此同时,他承诺:“如果有侵权,请要求赔偿。”

没有什么不同。当德云社的张鹤伦参加第五季《欢乐喜剧人》的比赛时,他表演了一个创造性的作品《追梦人》。当张鹤伦提出他的计划时,他讲述了他去北方的艰难旅程。有这样一段话:“当我在北京租房子时,地下室有四层。最后,我选择住在底层,因为我更喜欢住在顶层。”节目播出后不久,“笑果厂”的演员王冕立即公开宣称这个笑话是他自己的,而张鹤伦窃取了他自己的想法。

等等剽窃的例子数不胜数,尽管每次都以道歉结束,为什么还有一些演员在他们的作品中肆无忌惮?首先,艺术道德没有底线。在他们看来,只要在互联网上公开,内容就可以“随时可供”我使用。第二,懒惰创新。根据别人的负担进行二次加工和创造,显然比使用“功利主义”更不省时省力。正如苏珠的《美名远洋》所说,这是“临摹”,这是剽窃;第三,这位演员的创作水平直线下降,灵感枯竭。他们不再写出令人震惊的好文章。当然,他们中的一些人根本没有能力创造相声。

words又回来了,这就是所谓的“世界上的一份文章”。说到相声也可以复制,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复制。在观察同伴的表现时,他们发现自己有很好的行李,可以根据自己的表现特征对行李进行深度加工和制作。灵感是别人给的,负担必须由自己来构思。这种“复制”有利于相声的传承和发展。它不仅没有侵犯他人的创作成果,而且还促进了相声艺术的不断进步。相声可以传承160多年,而不是固守传统。吃掉旧钱的结果只能使整个行业逐渐消亡。所有传统活动也是由具有创新思维的相声演员创造的。也很难在这个行业有一个长期的立足点,用别人的智慧为自己创造财富。简而言之,串扰不能通过相互平滑而代代相传。除了不断创新和发展,收购相声产业,其他所谓的“拯救相声”是死路一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