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医大校吴之理:我对齐齐哈尔的美好记忆

商业资讯 阅读(1587)

我刚加入新四军的时候,和张

齐齐哈尔,夫人在右边,是我想念的城市。这是我到达东北后第一个住了很长时间的地方。齐齐哈尔的医务人员对我们的军队很有帮助。与此同时,我们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40年前的场景似乎和昨天一样生动。我热爱这里的一切,想念和我一起工作的老同志。最近,我有机会再次回到这里,我欣喜若狂地看到这个古老城市的繁荣,看到它的变化和发展。

中国东北的吴志立

我于1946年6月从海关来到齐齐哈尔。当时,我是第三师(新四军第三师,编者按)的卫生部长。司令员是黄克诚同志,他是西芒军区司令员。第三师约4万人来到东北,包括4个旅,每个旅都有一个卫生部和一个休养中心,带来了大量医疗设备和药品。每个旅都有一个手术室,可以进行腹部手术,并且有一个实验室。它的医疗实力比去东门的115师还要强。当

吴志立从朝鲜前线抵达齐齐哈尔时,我被替换为西芒军区卫生部长。副部长是张如光同志。他是一个老红军,是八路军派来的。他去沈阳带人去接收一些药材和医疗设备,主要是x光机,还有一些日本医务人员。到达齐齐哈尔后,他先是担任部长,然后是副部长。我在齐齐哈尔工作了两年半。1949年我离开齐齐哈尔去了沈阳。张如光后来被调到西线担任卫生部长。他后来参加了辽沈战役并进入了海关。在齐齐哈尔的两年半时间里,除了参加过三次江南战役外,我经常与齐齐哈尔的医务人员接触,真诚合作。黄克诚司令员大力支持我们,并亲自参加了联欢会,与大家合影留念。

吴志立于1955年被授予军医大校军衔

回忆在齐齐哈尔的时光,我们为支持解放战争做了大量工作。当时,齐齐哈尔的13所医院和21个门诊部由西芒军区卫生部领导。根据1947年和1948年的统计,共有54名病人入院,其中54%受伤,46%生病。如果把1946年没有计算在内的部分也包括在内,那就有不少于4万人。经过治疗后,65-72%的人回到了他们的单位,2.8%的人死亡,其余的被转移到当地和高中。受伤部位分类:头部12%,躯干17%,上肢30%,下肢41%。损伤类型分类:56%为损伤,38%为枪伤,11%为冻伤。当时破伤风死亡率为45%,气性坏疽死亡率为15%。总共输血59万毫升,军队和人民为5919人提供了血液。进行了大手术和小手术。

西芒军区管辖的13所医院是:齐齐哈尔陆军医院、铁路医院、市立医院、市立康复研究所和休养所,以及后方医院,如北安、海伦、克山、泰安(今义安)、讷河、嫩江、泰来、洮南和白泉。齐齐哈尔市21个医疗门诊单位分别是:2纵向后勤、12纵向后勤、内蒙古军事大学、军工部和军医大学卫生学院、警卫员1团和2团、兽医学校、解放军军官团、解放军战士团、盎西荣学校、盎西物资部、齐齐哈尔荣学校、独立1团、2团、3团和4团、服装厂、第四办公室、骑兵师后勤、省委、总部、党校、组织部和骑兵团。

Family photo

Ximan军区于1948年被废除,卫生部改为第一医院管理局。1948年底,编为嫩江军区卫生部。张念淳被任命为部长。

吴志立晚年

卫生防疫工作。满洲西部是瘟疫的发源地,瘟疫每年都很流行。日本人采取了封锁和焚烧村庄等措施。我们不同意。当我军从长春撤退时,它把日本生物制品运到了

冻伤在1946年是罕见的,但在1946年至1947年期间,当部队在长江以南时,许多冻伤发生了。当时铁路医院的戴医生有一本关于关东军防治冻伤的书。他被要求把它翻译成一本小册子,发给在西芒的所有部队。由于陆军参谋长的关注,严重冻伤在1947年后很少发生。戴还翻译了一个《外科小手术实际》,这是非常有用的,并发送给整个军队。戴对该书的积极翻译功不可没。

西芒是一个克山病和六桂子病(大骨节病)多发的地区,当时对军队影响不大,但我们很重视,于《西满医学杂志》引进。

永远的新四军老兵

协助地方部队征兵,检查了6197名士兵以确保他们的健康。

医学训练。在我到达齐齐哈尔后不久,我开办了三所卫生学校,并开设了外科和实验室测试的培训课程,总共培训了400或500名毕业生。从实验室测试和x光培训课程毕业的学生被送往军队和医院。我记得x光培训班是由罗明英和日本坂口教授的。罗明英现在是解放军总医院的高级技师。其中一个操作培训班集中了卫生队长以上的干部,并以狗为现场操作对象,效果很好,受到了上级的表扬。此外,还举办了药学培训班。

为了提高医疗水平,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我们创办了《西满医学杂志》,并重印了01030112,在苏北出版。我还编辑了何红的图纸《先锋医务》 《骨折石膏图谱》和《人体标志图》份。戴译《卫校教材》 《外科小手术实际》,张译《冻伤防治手册》。

当时,军队需要毒品和葡萄糖,东北唯一的制药厂在沈阳国民党手中,所以很多药品都没有。我们的内科主任洪振生和副主任卢宗杰足智多谋。他们用白糖来制作转化糖,并将这种方法推广到所有的军队医院。酒精被蒸馏成无水酒精,然后与硫酸混合产生用于麻醉的乙醚,大量用于供应部队。齐齐哈尔市有一个擅长淬火的老技工。他被邀请成功制造外科器械。镀铬后,可与进口产品媲美,正式生产后送往军队医院。洪振生还用锯末和木酒精制作电木,这也很有用。洪振生后来在上海死于白血病。他的成就值得哀悼。

Chronicle

也与当地医务人员合作做了大量工作。当时的目的是团结他们为军队服务,互相学习,共同提高医疗水平。当时齐齐哈尔市医疗力量有三个方面:一是我军医疗干部;第二,保留日本人员;第三,当地医务人员(包括中医、西医和护理人员)。当时当地医学界的领袖是胡(卒于1948年)。他非常活跃,给军队提供了很多帮助。和外科主任白。1946年,《西芒日报》(文革期间北京大学海报的署名者之一)总编辑的妻子聂临产,因急性阑尾炎住进市立医院。白在技术上并不无能,但可能害怕承担责任。黄克诚让我去看病人,并立即将病人转到铁路医院进行手术。从那以后,我认识了白博士。那时,铁路医院的一部分床位属于铁路,一部分属于军队。铁路医院和我们合作得很好,特别是戴医生。

情感记忆

陈南坡博士当时在齐齐哈尔市开了自己的公司,以“陈一刀”而闻名。儿科医生、内科医生吴昌轩、孙、关文静、赵等医生对我军医疗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我们创建的《内科诊断学》都使用了他们的文章,特别是对地方病的科学研究。我们还共同组织了齐齐哈尔中西医结合联合会,定期举行学术报告,并轮流作学术报告。一些难缠的病人也要求他们一起会诊。指挥官黄克诚也参加了因维战役

吴志立生平简介:1915年8月出生于安徽省泾县茂林镇。中国共产党党员,着名军事医学专家和卫生服务专家,曾任新四军第三师卫生部长、东北民主同盟西芒军区卫生部长、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卫生部长、第二军医大学前校长、教授。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原科技部副部长、空军后勤部原卫生部部长、中华医学会原副会长、原副会长、顾问(副团)1955年9月被授予军医大校军衔,并被授予独立自由二等勋章和解放二等勋章。 1988年7月,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勋章。2008年8月22日,他因医疗无效在北京去世,享年94岁。

史料来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齐齐哈尔市委员会出版的《齐齐哈尔文学与历史》第25辑《西满医学杂志》。这篇文章写于2001年,原名:珍贵的记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