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63岁,为了女儿,加入了同性恋亲友会”

商业资讯 阅读(594)

  0 (31).jpg

  上周末,湖南卫视热播节目《我家那闺女2》中,新加入的“闺女”张佳宁给妈妈的男朋友当起了神助攻。

  

  早年离异的张妈妈独力将女儿抚养长大,于两年前遇到了“夕阳恋人”贾叔叔。

  

  张佳宁得知后,悄悄将贾叔叔接到妈妈身边,随时随地使眼色教贾叔叔怎么夸妈妈、逗妈妈开心,还怂恿贾叔叔向妈妈求婚,给妈妈惊喜。

  

  贾叔叔也很给力,进门时抚摸女友头发的小动作,一口一个“媳妇”的东北味儿爱称,打羽毛球过程中趁交换场地来个不经意的拥抱,都看得人脸红心跳。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相处画面甜到了众多网友。

  

  许多人问张佳宁为什么支持妈妈再婚,张佳宁发微博回应:“虽然她是我母亲,但她更是她自己,她有权利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

  

  三观这么正的小姐姐,活该圈粉是不是?!

  张佳宁的做法一夜登上热搜,引来3.5亿关注,说明亲子之间看见对方的需要,给彼此尊重和自由,在当下仍然稀缺罕见,切中了许多人心底的渴望。

  

  的确,因着尊重和自由而能在至亲至爱面前展现真实、完整的自己——我想不到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这对亲子双方简直是最大的共赢。

  那么,如何创造出令父母和孩子都终生受益的有爱关系呢?

  

  “有了孩子,才发现自己是个暴君”

  其实,亲子关系的主动权掌握在父母手里,不在孩子那里。孩子是透过父母习得如何爱的。

  学堂一位妈妈在朋友圈记录了这么一段见闻:

  一个小男孩想吃顿麦当劳,家长不同意,就当街打骂、训斥孩子:“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呀”!

  

  这位处于无明中的家长一定觉得错在孩子,孩子不听话,他就有理由用暴力将孩子驯服。

  囿于有限的认知,或为了维护自恋,一些父母常常在亲子关系中预设自己是英明神武的,孩子是无知低能的。失去了尊重和平等,也就关闭了看见孩子的眼睛。

  另一位经过自我觉察的爸爸则在这条朋友圈下诚实写下了反思性的评论:“有时候有了孩子,真觉得自己跟个暴君似的。”

  

  拒绝满足孩子的喜好,还打孩子,是在向孩子传递一种信息:“你的需求很坏,你的感受不重要,我不会接受真实的你。”孩子就会体验到:“父母对我的爱是假的,有条件的,我必须放弃真实的自己才能让父母满意。”

  有这么严重吗?

  亲子冲突中,成年人只要将自己代入类似的情境和角色将心比心,就很容易理解了。试想一下:

  作为妻子的你想买一件喜欢的衣服,任你软磨硬泡,丈夫说出种种理由,总之就是不答应,一气之下还揍了你一顿。空手回家后,丈夫搂着你道“其实我特别爱你”,你还会信吗?

  

  尹建莉老师讲:“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表达关爱的方式,首先应该是尊重,而不是改造。”

  心理学者李雪说:“爱TA,就如TA所是,而非如我所愿。”

  这些美好的教育理念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难也。

  

  乖孩子都是 “假孩子”

  孩子自然自发的状态总得不到养育者的接纳和支持性回应,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

  近期很热的高分纪录片《剩女》,从一个侧面揭示了答案:

  28岁女孩徐敏毕业于不错的大学,做着体面的电台主持人工作,却在婚恋方面遭遇了困境。

  

  为了找到结婚对象,她做了种种努力,改换了发型、衣着,设置了“合理”的择偶标准,也经常参加相亲活动,但依然无果。

  在心理学专家海蓝博士的帮助下,徐敏进行了自我探索。

  原来,妈妈是徐敏建立亲密关系的最大障碍。徐敏曾找过好几个男朋友,都被妈妈各种挑剔并否决了。

  

  为了让妈妈高兴,徐敏一次次任幸福擦肩而过,悲哀地表示:“我顺从惯了”。

  

  

  ▲海蓝博士

  就在前不久,母女俩还因为对一个相亲对象有不同意见而大吵一架,妈妈摔门就走了。

  徐敏回忆,从小到大,妈妈经常为了强迫她听话转身就走,还不许她哭。

  记得两三岁时的一个夏天,徐敏在一件小事上没顺妈妈的意,妈妈就把小小的她一个人丢在了大街上。徐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而类似的事情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密集地发生。

  

  

  不听话就意味着被妈妈抛弃——这样的信念深深烙印在了徐敏心中,使她出于本能的恐惧,成年之后仍然难以违抗母亲,为自己做主。

  亲子关系中,孩子一定会非常敏锐地感知到养育者的需要和期待,去配合养育者,以便生存下来。

  如果一个孩子上幼儿园了还不能自己吃饭,上小学了还不能自己写作业,大学毕业了还不能养活自己,或者像徐敏这样心理上无法从原生家庭独立出去,那么基本可以肯定,为了满足养育者的把控感、重要感、强大感,孩子主动压抑了自己的潜能,切断了自己的发展。

  

  确切地说,“无能”的孩子背后一定有着控制型家长——他们通过剥夺孩子的自主空间,亲手造就了孩子的失能和依赖。

  面对养育者的控制和改造,孩子的内在不得不分裂,把“不受欢迎”的真实自己隐藏起来,发展出一个虚假自体察言观色,围着养育者转。

  乖孩子都是“假孩子”,他们不被允许拥有真我,也即不被允许真正地活。

  这是细思极恐的。

  

  “真实的孩子是最好的礼物”

  有时候,接纳真实的孩子真的很不容易,因为作为平凡人,我们都受制于文化、社会、教育、自身的“旧知”和条条框框。每跨出一小步,仿佛都需要扒皮抽筋,拿出巨大的诚实和勇气。

  可是平凡的父母的确也能完成非凡的自我超越——当他们真的爱孩子——就像下面这位妈妈:

  妈妈从容63岁,女儿若岚29岁。

  

  从容54岁生日那天,女儿给她写了一封信:

  “妈妈,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想送一份大礼给你。”

  读到这里,从容很高兴;但下面的话却让她脑袋“嗡”的一声炸了:

  “没有什么比一个真实的孩子是更好的礼物,所以我要说了,我是同性恋……”

  

  怀着极度的忐忑和紧张,若岚向妈妈宣布“出柜”了。她不知道妈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还是决心在生她养她的妈妈面前,卸下那背负了20年的沉重包袱。

  刚刚得知这件事,从容难以消化,连续失眠,夜夜回想女儿从小到大的经历,自责是不是她这个妈妈哪里做得不好。

  等待妈妈“审判”的日子,若岚也觉得时间相当漫长,充满了痛苦。

  

  查阅大量资料后,从容了解到同性恋并不是“病”,而是人类多元的性取向之一,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被社会普遍接受,甚至被标签为“罪恶”。

  同性恋者内心几乎都承受着巨大的煎熬和撕裂,公开性取向,不仅可能被陌生人排斥,也极有可能被至亲至爱的人抛弃。

  一边是“特殊”的女儿,一边是未知的社会压力,年过半百的从容要作何选择?

  

  令人震撼的是,经过一番激烈挣扎,从容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和女儿站在一起:

  “既然她不能改变,我就改变我自己。

  你把一个孩子带到世界上来,就是你的责任,你不接受她,那谁还接受她呢?”

  记者陈晓楠问从容:“还是因为你很爱她?”

  从容回答:“对。她能够告诉我,其实她也很爱我。她是相信我,相信她妈妈有这个能力去接受她。”

  

  “出柜”后,若岚第一次将女友带回了家。从容打心底里接受了女儿的伴侣:“这个人是跟女儿有很深的联系的。有人爱我女儿,能够陪伴她一辈子,我就很满意了。”

  

  几个月后,若岚哭着跑回家,告诉妈妈她失恋了。原因是对方的妈妈坚决不接受同性恋。

  从容很心疼,陪伴女儿度过了失去伴侣的伤痛阶段。第二年,若岚有了新的恋情。

  女儿带女友回来吃饭,一家人一起聊天、洗碗、看电视,让从容觉得很幸福。

  

  可不幸的是,这段感情两年后亦被对方家长掐灭——对方妈妈癌症晚期,在病床上要求女儿去和一个男孩结婚。

  大多数父母拒绝接受孩子真实的样子,只爱他们期待中的孩子,对孩子被迫伪装、阉割自己的痛苦视而不见。

  从容抱着女儿,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为了支持女儿,从容加入了同性恋亲友会,还时常鼓励女儿建立新的恋爱关系。

  虽然经历了两次分手,若岚仍然觉得通过恋爱,她获得了成长,比以前更好。

  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觉得被父母催婚是烦恼,但对于若岚来说,被父母催着去找同性伴侣,是莫大的幸福。

  

  同性恋是加在一个孩子身上的诅咒吗?不是!父母的不接纳才是。

  就如每个孩子身上都有着不同于别的孩子的特质——高矮胖瘦,内向外向,好静好动……众多特质被习见污名化为缺陷,甚至“跟别人不一样”本身就可以成为罪名。

  不被接纳的孩子背负着诅咒;而被父母接纳,孩子就得到了最大的祝福。

  耳边再次回响起那两句话:

  “爱TA,就如TA所是,而非如我所愿。”

  “真实的孩子是最好的礼物。”

  由这不二法门,平凡的你我皆能创造出充满滋养的关系,体验到源源不绝的爱。你,准备好了吗?

  作者介绍

  小猪猪,倾听者,感受者,记录者,尹建莉父母学堂原创内容编辑。

——